首页>国企·民企>新·资讯新·资讯

每天负重30斤工作12+小时,她是国内第一个从事这个工作的女性,火山网友:了不起

2019年06月11日 10:43 | 来源:北国网
分享到: 

有多少人知道什么是“斯坦尼康”?许多电影中身临其境般的运动镜头,都是由摄影师用斯坦尼康辅助拍摄的。早期没有斯坦尼康时,电影中的运动镜头多通过轨道和摇臂拍摄。但由于这两种方式难以在复杂的环境中拍摄,七十年代美国人Garrett Brown发明了相对轻便灵活的稳定器——斯坦尼康,也因此诞生了一种新的职业“斯塔尼康摄影师”。

这一职业诞生之初,似乎就是专门为男性而准备的——因为斯坦尼康要绑在摄影师的身上,用来稳固摄影设备,重量通常在20斤到50斤不等。

负重20-50斤是怎样的概念?普通男性可能拿起来几分钟,就会体力透支,更别说跟拍一些长达数分钟的电影长镜头了。

但是在中国,却有一位穿斯坦尼康的女摄影师,从事了这门行业6年时间。

背着斯坦尼康,她不仅爬得了雪山,跑得了球场,还拍摄了一系列耳熟能详的影片。

比如张艾嘉导演的《相爱相亲》、获得第55届台 湾电影金马奖“最佳剧情长片”的《大象席地而坐》,还有刘若英导演的《后来的我们》等。

她就是邓璐,一个在火山小视频上自称璐小仙儿的85后北京姑娘,因为工作太过拼命而被朋友们称为“半仙儿”。

她也是中国第一个在中超赛场上使用斯坦尼康拍摄的女摄影师。

她工作起来有多拼呢?为了能用斯坦尼康拍摄,她一有空就健身,从跑步到游泳、攀岩,最长的时候可以在一天内累计健身8小时,被朋友称为“健身狂魔”。

火山小视频里,她也用视频记录下了抓住一切工作间隙健身的诙谐片段。

为了完成摄影生涯中的第一个长镜头,她从凌晨5点起床一直拍到第二天凌晨一点,最后累到整个后背都在抽筋,最后一条片喊“咔”的时候,直接躺在地上不能动弹。

有的人可能会疑惑,一个女孩子为什么要在几乎被男性垄断的行业,从事这么辛苦的工作?

其实,邓璐在进入摄影行业前学习的是服装设计。但由于父亲和姥爷都是摄影师出身,家里一直希望有人能将摄影这门技术传承下去。

“我们家这项技术传男不传女。”在一次视频采访里,邓璐笑着调侃。但即便如此,曾经是国家特一级摄影师的姥爷去世后,邓璐还是想将家族的摄影技术继承下去。

而在众多摄影类型中,她偏偏选择了挑战难度最大的斯坦尼康。

“第一次接触斯坦尼康是在《十月围城》的片场,当时的摄影师背了个‘斯菜’,在我看来特别帅,镜头效果也十分惊人,当时就特别喜欢!”

她攒钱买了一套很小的斯坦尼康,大概只能上佳能5D的单反相机。但即便如此,她发现自己也掌握不了斯坦尼康的力道,练习了没几分钟就已经快崩溃了。

最开始,她从摄影助理做起。

“刚开始很难找工作,器材公司的招聘信息基本上都是仅限男性,女生做摄影助理也很少有人愿意带你。”

之后她去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进修了一年,学习理论知识。与此同时,她也在为了能扛起斯坦尼康而勤奋健身。

但即使付出再多努力,最开始的时候,女性在摄影行业依然不被重视,特别是斯坦尼康摄影师——毕竟在邓璐之前,没人见过女孩玩这个。

让邓璐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,她的朋友临时找她去剧组帮忙拍一个长镜头。那部戏的导演原本以为手持比较好,但是拍摄当天临时决定改用斯坦尼康。

“我就风尘仆仆地赶到了现场,到了片场正巧导演问‘斯坦尼康摄影师到了没有?’我就马上说:‘导演你好我就是!’导演听到我的声音看都没看愣了一下,说了一句‘你们彩排吧’就直接走了。”

那天的拍摄镜头一共4分钟,需要把酒吧的所有路线都走一遍,邓璐坚持拍完了9条。

拍完戏晚上吃饭的时候,导演对邓璐说:“对不起,我今天真的是太紧张了,我听到来救场的斯坦尼康师是个女孩的时候都绝望了,咱是真没见过女的做这个。”

那一刻,邓璐才真正理解,很多人所谓的“摄影圈不重视女性”或许不是一种性别歧视,而是一种未知。

现在,邓璐自己招摄影助理时也基本不会带女生,因为真的是很辛苦。

她曾经带过女助理,很多人去之前都觉得自己可以坚持,基本上拍摄了一个礼拜左右就都辞职了。

“所以我很理解女摄影师有多难,有时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下来的。”

女性从事摄影行业具体有多苦呢?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很难想象。

从业6年来,邓璐背着斯坦尼康爬过雪山、穿过沙漠,也淋过雨,摔过跤。

剧组的拍摄环境一向恶劣,受伤更是家常便饭。

有次邓璐在剧组拍摄一个五分钟的长镜头,由于演员运动的速度很快,转身的时候身体失去了平衡,邓璐怕摄影机撞到他的头,就一把搂住机器往回撤。

由于事发突然,机器又太重,一瞬间,邓璐的腰椎胸椎错位了。

“当时连呼吸都是痛的,每走一步都疼得满头是汗,但还是咬着牙拍完了那个镜头。”

如果说肉体上的苦还可以咬牙克服,那么作为女性的身份被人遗忘,会让她有时问自己:“把自己搞得这么苦是为了什么?”

有一次拍一场暴风雨中的斯坦尼康镜头,副导演让邓璐待机和替身演员试拍了很多次,在场的每一个工作人员(摄影、录音、灯光)全身都湿透了,但是也没有正式实拍。

疑惑之下,邓璐问副导演“为什么不和演员直接拍一条呢?”

副导演说:“人家演员是姑娘家受不了这么大雨。”

“这句话一说完,那个副导演看着我顿时觉得很尴尬,因为我当时已经连内衣都湿透了,雨太大直接往脖子里灌,我已经分不出脸上是泪水还是雨水了。”

虽然这样的时刻时有发生,但邓璐从来没有想过放弃,她总是安慰自己“哪个职业又可以一帆风顺呢?”

之所以能坚持下来,还是因为她热爱摄影,并且总能在与一些摄影大师合作的过程中收获很多。

“第一次接到通知说要去接李屏宾先生的工作时,我又紧张又兴奋,真的很怕自己不能胜任这份工作。”

李屏宾是国际知名摄影师,曾经拍摄过《花样年华》、《最好的时光》等多部知名影片,也在很多国际电影节上拿过奖。

和李屏宾一起拍摄时,邓璐会很认真地观察和分析他的每一个镜头运动和画面的感觉,把它们逐一吸纳进自己的知识体系里。

无论是摄影技术还是为人,邓璐都从李屏宾身上学到了很多。现在,她已经成了李屏宾的头号粉丝。

后来,他们还一起合作了《相爱相亲》、《大象席地而坐》、《后来的我们》和即将上映的《大约在冬季》。

“每一次都是对我自己的一种考验,从中我也成长学习了很多。”她说。

电影的拍摄需要长时间封闭式出差。

去年春节起,邓璐开始在工作之余拍摄一些片场的短视频,发布在火山小视频上,起初这个举动只是为了缓解工作的压力。

视频中的她有时拿摄影器材当乐器玩起了“演奏”,有时发一些逗趣的剧组现场,看上去幽默风趣。

这些视频很快就受到了网友的关注,短短几个月时间,她的粉丝就涨到了十几万。

“但其实我生活中没有这么顽皮。”她说,由于在剧组的工作时间较长,基本都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十二个小时以上,有时难免会遇到摩擦和挫折,但又要保持好心态面对。

“这种封闭式的工作有时很压抑自己,我需要找一种方式去让自己开心一下。”

越来越多网友被这个性格爽朗的北京女孩吸引,斯坦尼康摄影师这个职业也被更多人知晓。

邓璐的视频甚至也影响了一些女孩,她们看到了邓璐的努力后,也开始尝试练习斯坦尼康。

“有一次,有一个四川的女大学生给我留言,还发了照片给我,说看到过我的一段报道,给了她信心和勇气。其实这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认可,我很欣慰自己做的努力也可以影响到一些人,传递很正的能量给她们。”

这对邓璐来说,是一件无心插柳的事情。

随着越来越多女性通过邓璐认识到摄影行业的真实情况,越来越多真正喜欢这个行业的女孩迈出了尝试的第一步。

而女性独特的视角和细腻的情感洞察,有时也能给男性主导的摄影行业提供一些不一样的视角。

毕竟摄影是表达情感的一种方式,女性的感性和敏感,在一些细节处理上具有男性没有的优势。

“当下社会女性越来越独立,其实是一个很好的现象。”

邓璐说,希望自己作为一名女摄影师能一直朝着对的方向走下去。

“人生难免曲折,有坎坷不代表会减速,一路畅通也不代表方向正确。还是要学会自己判断,多给自己一点信心吧。”

对邓璐来说,此刻最重要的,是多拍一些可以让观众沉下心看的电影。

“就像画和诗一样,不敢奢求流传几百年,但希望可以在几十年里不被人们遗忘。”

编辑:董雨吉

关键词:邓璐 斯坦 尼康 摄影

免责声明: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

更多

更多